• 2013-09-28

    北岛和越南 - [新的生活]

    写一篇正经的博客 写了一晚上还没有写完 名字是北岛和越南

    其实没有什么关联

    仅从字面上看 是含有南北 所以放在一起显得和谐了吧

    很没有耐心看璀璨人生这种虐剧 就看了分集介绍 然后挑了关键的环节看

    还是特别喜欢看到人们知道真相以后恍然大悟的样子 

    可惜射手座的range太广 真相对他们来说 也就是 哦 早在意料之中 没什么大不了啊 

    诸如此流

     

    洗澡去 然后继续码字

     

    洗完澡以后发生一件事

    我觉得我变成现在这样 无可厚非

    没有人知道 我隐忍了多久 我不知道 什么时候我会爆发 只是我一直在忍

    我挺羡慕那些脾气很差的女生 

     

    我会记得这些伤害

    倘若有日无法报复 那便是 消失

    消失 呵呵 是对你们最大的报复了吧

     

  • 2013-09-26

    一件小事 - [新的生活]

    好久没吵架的我们居然吵架了

    原因是他帮我买好机票说是不是很落实 我说落实你妹

    他说我伤了他的心

    努力做好一件事 却被我否定

     

    可能是我的口头禅是他所不能接受 你妹 再稀松平常不过 我没有用很重的语气

     

    总是因为 你妹 吵架

     

    我一直求他 可不可以不要生我的气 还是生气

    最后我火了

     

    我真的想不通 为什么我求别人不要生气的时候还是要一直发脾气发脾气 就是哄不好的感觉么

    男朋友也一样 朋友也一样 

    为什么非得我什么都不解释地委曲求全?

     

    罢了

     

    我知他很忙很累 还要帮我买机票

    好的吧

    拉钩钩 不吵了

    晚安

  • 可能顺利通过了美国签证花光了我所有的好运 之前和之后总会遇到大大小小的磕绊

    提早了一个小时到了动车站 然后因为台风的关系被告知 动车要延迟一个小时 

    于是盘腿在座位上开始继续看发条橙 不一会儿又有些困意 就小心翼翼地睡去了 醒来之后过了不久就开始检票 人很多 可能是周日的关系 总会来来去去工作或者返乡的人 一起身觉得头有些晕 站定后就随着人群朝站台涌去

    路上一个阿姨问我站台怎么走 我就带她找到了她的站台和等待点 心里还觉得挺高兴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走至站台 看见刚刚我询问过的一个工作人员带着一个大叔过来 然后交代了一句 说他眼睛不太好 等下上车的时候你们帮帮他 我看了那个大叔一眼

    然后动车来了 大家争先恐后地上车 我又看了他一眼 他提着自己的行李走上车 没有被拌倒 那还好还好 

    上车以后 我走得比较快 走上前很长一段距离 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回头又看了一眼 大叔停滞在人群中前后不得 我早该料到他看不清自己的座位 于是我拨开逆流的人群走到他身边 说我帮你看下票吧 他认出我 很感激地说谢谢 然后带他找到座位 帮他把行李放上架子

    行李比我想象地重 一个踉跄 砸下来 为了不砸到座位上的乘客 我用右手背ging住了 然后就留下了一个小伤口和小淤青

    好了 那个创口的位置和左手的一样

    左手食指延伸的metacarpal上有一个三角形的疤 

    大学的时候担任排球队队长 在训练的时候和一个男生抢球相撞 那是个清瘦的有着粗壮骨头的男生

    于是我手背上的肉居然被他的指节挑起了一块 就这样留下一个小小的疤

    人体很有趣 总是要追求对称 疤也一样

    不说膝盖上 不知小时候摔倒无数回 结了痂还没褪去又摔坏 想来真是像个男孩子不消停 上蹿下跳 还会数着那只膝盖摔伤次数比较多 小时候大抵都是水泥煤渣地 留下了浅肉色的疤 至今也看不太出来

    小学的时候右手肘摔了一个疤 大学的时候跑步 左手肘也摔了一个 

    我很恐慌的是 照这样的定律下去 我右边髋关节是不是终有一日也会摔得惨不忍睹

     

    我特别喜欢高中数学老师给我们讲个一个事儿 我至今不知真假 但是我心里笃定了这是句真理

    你去观察一下会发现 双眼皮的人往往都是有黑眼圈的 而且有卧蚕 为什么呢 这就是轴对称的原理呀 上面一层下面一层

    当时大家都拍桌子笑到不行

    不过后来我真的有认真观察过 真的是这样的 我又对数学和人体的奇妙联系感到震惊了

     

    --------------------------------------------------------------

    好了 标题党不再标题党 主要内容写完了

    写出来不是当时我在动车上的感觉 因为在动车上总是沉沉睡去 写到一半睡着 看到一半睡着 

    对铁轨有种无能为力的困倦感 

     

    我换了一个我曾经从来没有用过的模板 它的名字叫空白

    曾经我最喜爱看到的计数器话语是 

    我们曾相爱XX分钟 路过的第XX只喵 你收到的第XX份爱

    它们大多和爱有关

    现在是 你是第XX个来感受空白的人

    心是空白的

    哀 莫大于心死

     

    有时候太渴望被理解 反而哽噎在喉咙吐不出

    就让我永远保持沉默 

    我们用小时代类比 

    南湘 表面不动声色面容姣好的蛇蝎 周喵说我像她

    就让内心腐坏吧 你们开心就好 

    不过随便吧 误解就误解吧

    我不愿承认 也不否认 人啊 总在长大的年间慢慢学会防备 最后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射手座永远不消停 只有表面的平和

     

    不咸不淡地计划着十二月的美国行 我讨厌作为女性特征的来潮这一指征

    不能失去他 所以全力也要和他在一起

    期待圣诞节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 其实连我自己都很少去看过去写的东西那 些残忍而直逼真相的回忆 每一次经历我都认为是疯狂 突然发现关闭的只是过去的日志 而不是欺骗了自己 甚至舍不得删掉那些晦涩 人从来不愿却不得不看着赤裸裸自卑的自己

    总要经历巨变和成长的

    我不愿多去探究别人的人生了 我发现 他人自有他人的路要走 于是我们变得更加沉默 我也不愿与我无法苟同的人合流 于是再次沉默 我总想 那么到最后 人和人之间究竟会变成怎样 

    有朋友说他得过忧郁症 或许没有人容许他倾诉 也没有人懂不想说出口的空白间隙

    我内心感到悲悯 人们信任我 与我诉说他们的苦痛 我明白你们看似熟识的每个人的隐情 心底要挖个巨大的洞 去埋葬你们的苦痛

    我往往给人的留言是 kiss your misery 那个时候你需要知道我是多么心疼 疼痛地眼睛红肿流不出泪

     

    最近刮起的怪风是离婚分手潮 可能是秋天来了 树叶开始调零 感情和长发一样 开始簌簌掉落 空气干燥而萧条 但是多运动还是会流汗

    从柬埔寨回来以后头发和指甲没有停止疯长

    VV和我说与她男人的事 我在狠斥男人是渣的时候只能迫于现实和老去心态地安慰她 要和他好好谈谈 他仍旧是太幼稚

    这一辈子 路很长 喜欢的人很多 心动的人很多 周喵常说她不轻易动感情 而我 太轻易

    太轻易去喜欢一个人 去憎恨一个人 去厌倦一个人

    我所有的感情 来得直接而激荡 迅猛而冗长

    不是每个人都会在你身边 陪你走到蒹葭苍苍 陪你走到你自己都无法料想的境地

    只有那一个 此生 只有那一个人 或许不是你最爱的 也或许不是最爱你的 或许你们不够优秀 或许你们不够合适 但是他确实陪着你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你打他骂他怨他 他还在那里 你们互相折磨 他还在那里 你耍尽所有脾气甚至暴跳如雷歇斯底里 他会在那里 对着你笑 说 这就是你的缺点啊 我爱你 连同你所有的缺点 他让你无法抗拒地依赖 你在自己的世界里乱糟糟玩了一圈 会走到他的身边蜷下 觉得平和与安全 那些年少轻狂的激情啊 和未知旅途的意外啊 

    无法摧毁他

    他是你的港口

     

    你想醉的时候 不喝酒也会醉

    不想醉的时候 喝再多 也会无力地做最后的挣扎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你们年轻而姣好的身体。和我的亲吻。

  • 又一次坐飞机。

    我突然想起第一次坐飞机时的感觉。那时候有个小男生一上飞机就吐了。然后哭着说要回家找妈妈。而其他的小朋友则被第一次的新鲜感吸引。

    对飞机餐也有种莫名其妙的着迷。东西被炖得烂烂的。今天要了火腿和培根,里面有土豆,胡萝卜和毛豆。自从爱上喝咖啡以后——当然我的胃承受清咖——于是每每上了飞机就会要一杯咖啡。尽管掺了很多的奶和水。

    我喜欢坐飞机胜过其他一切交通工具。虽然这是一种令人绝望的交通工具。如若发生意外,生还的几率小之又小。

    有些人怕,我却不怕。

    或许是我自私。我总觉得已然活够了。倘若如此死去,也不失生命最后的精彩了。

    每每起飞前要和爱人说我爱你。只怕这是最后一句,但也总是遗留下美好在人间。

    吃完早餐,小伙伴们都睡去了。

    我却清醒起来,看窗外绵厚的云,期待目的地。